获得“国际通行证” 云南中医药迎来绝佳机遇

   5月25日,瑞士日内瓦召开第72届世界卫生大会,会上审议通过了《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首次将中医药纳入《国际疾病分类》。这对中医药走向世界具有里程碑意义。

  中医药的发展历程贯穿了中华文明的历史,有着数千年悠久历史。近年来,云南凭借着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全力发展生物医药与大健康产业,打造“健康生活目的地”。随着中医药越来越受到国际认可,云南中医药发展迎来了最好时机。

  云南居四大道地药材主产区之首

  药用植物种类占全国的55.4%、中药资源品种占全国的51.4%、三七种植面积占全国的95%、灯盏花产量占全国的97%…… 云南有着丰富的植物资源,天然药物资源品种量全国第一。

  “全国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正在进行,预计这次普查云南的天然药物资源数量将超过第三次普查结果。云南的中草药资源很丰富,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还得依靠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作为支撑,中医药与民族医药的发展对云南意义重大。”云南省中医药学会会长郑进说。

  由于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云南的很多药用植物保持了最天然的状态,全国大型中药企业都在云南有GAP种植基地或种植园。

  “除了有丰富的药用植物资源,云南还有众多少数民族,各个民族的悠久历史,孕育了独特的药用植物资源,例如傣药、彝药、藏药、苗药等。几乎每个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治病经验,甚至是理论实践。”云南中医药大学民族医药学院主任药师、傣药学学科带头人冯德强说。

  形成多样的民族医药文化

  云南中医药大学基础医药学院方剂教研室主任秦竹说,云南省民族医药资源丰富,有明确记载的少数民族药物2000余种,已收集的民族医药验方3万余个,已开发的民族医院内制剂180余种,民族药制剂250余种。彝医药、傣医药、藏医药等民族医药均形成了比较完整的理论体系,也逐渐被大众熟悉、认可。

  尽管云南有着丰富的资源和民族优势,但受传承、开发、研究、宣传等多方面制约,云南省民族医药产业化水平不高,具有较大的潜力和发展前景。

  “民族医药在历史发展中,始终以口传身授为主。但是目前传承人老龄化、潜在传承人数量锐减、传承人受教育程度低等因素,使民族医药的传承大大受限,本来已经稀有的民族医药人才濒临严重的断层危机。”秦竹表示,加之云南民族医药理论和经验整理力度不够,大多尚未形成完善的人才培养体系,云南民族医药传承急需创新与发展。

  打响云南中医药品牌

  距离昆明主城区20多公里的呈贡大学城,有一所云南唯一的中医药大学。云南中医药大学副校长钱子刚介绍,学校把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主动融入昆明打造“中国健康之城”的建设大局中,充分发挥中医药在人才培养、防病治病、疾病康复和维护健康方面的重要作用,打响中医药品牌。

  2017年初,云南省中医药数据中心、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数据中心云南分中心在云南中医学院揭牌成立。以云南省中医药数据中心建设为核心,实施国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中医诊疗区(中医馆)健康信息平台建设项目,为云南省16个州市974个基层中医馆的中医药信息平台建设提供基础性保障,也标志着云南省医药卫生信息化建设迈上了新台阶。

  云南中医药大学民族医药学院院长张超领衔完成的“云南民族医药传承模式创新及应用示范”项目荣获2018年度云南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这也是云南省民族医药学科领域首个一等奖项目。

  尽管云南的中医药资源开发利用以及民族医药的科学研究道路任重道远,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政策支持下,众多专家学者的努力下,云南中医药现代化和国际化发展已经迎来最好时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18028555823
售后咨询热线
18028555823